规矩便是规矩

规矩便是规矩
第五颗行星十分古怪,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。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。小王子怎样也解说不通: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旮旯,既没有房子又没有居民的行星上,要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的人做什么用。    但他自己猜测:“或许这个人思想不正常。但他比起国王,比起那个爱虚荣的人,那个实业家和酒鬼,却要好些。至少他的作业还有点含义。当他点着了他的路灯时,就像他增添了一颗星星,或是一朵花。当他平息了路灯时,就像让星星或花朵睡着了似的。这差事真美好,便是真实有用的了。”    小王子一到了这个行星上,就很敬重地向点路灯的人打招呼:    “早上好。——你方才为什么把路灯灭了呢?”    “早上好。——这是规矩。”点灯的回答道。    “规矩是什么?”“便是熄掉我的路灯。——晚上好。”    所以他又点着了路灯。    “那么为什么你又把它点着了呢?”    “这是规矩。”点灯的人回答道。    “我不理解。”小王子说。    “没什么要理解的。规矩便是规矩。”点灯的回答说,“早上好。”    所以他又平息了路灯。    然后他拿一块有红方格子的手绢擦着脑门。    “我干的是一种可怕的工作。曾经还说得过去,早上熄灯,晚上点灯,剩余时刻,白日我就歇息,夜晚我就睡觉……”    “那么,后来规矩改变了,是吗?”    点灯的人说:“规矩没有改,惨就惨在这儿了!这颗行星一年比一年转得更快,而指令却没有改。”    “成果呢?”小王子问。    “成果现在每分钟转一圈,我连一秒钟的歇息时刻都没有了。每分钟我就关键一次灯,熄一次灯!”    “真风趣,你这儿每天只需一分钟长?”    “一点儿兴趣也没有,”点灯的说,“我们俩在一块儿说话就已经有一个月的时刻了。”    “一个月?”    “对。三十分钟。三十天!——晚上好。”    所以他又点着了他的路灯。    小王子瞅着他,他喜爱这个点灯人如此忠守规矩。这时,他想起了他自己早年移动椅子寻觅日落的事。他很想协助他的这位朋友。    “告知你,我知道一种能使你歇息的方法,你要什么时分歇息都能够。”    “我老是想歇息。”点灯人说。    由于,一个人能够一起是忠诚的,又是懒散的。    小王子接着说:    “你的这颗行星这样小,你三步就能够绕它一圈。你只需慢慢地走,就能够一直在太阳的照射下,你想歇息的时分,你就这样走……那么,你要白日有多长它就有多长。”    “这方法帮不了我多大忙,日子中我喜爱的便是睡觉。”点灯人说。    “真不走运。”小王子说。    “真不走运。”点灯人说,“早上好。”    所以他又平息了路灯。    小王子在他持续往前游览的途中,喃喃自语地说道:    “这个人必定会被其他那些人,国王呀,爱虚荣的呀,酒鬼呀,实业家呀,所看不起。但是唯有他不使我感到荒诞可笑。这或许是由于他所关怀的是他人的事,而不是他自己。”    他怅惘地叹了口气,而且又对自己说道:    “原本这是我仅有能够和他交成朋友的人。但是他的星球的确太小了,住不下两个人……”    小王子没有勇气供认的是:他眷恋这颗令人赞许的星星,特别是由于在那里每二十四小时就有一千四百四十次日落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